首页 >> 二次元

情浅缘深六月夏茂网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9.26

情浅缘深-六月夏茂

六月的夏茂,长雨偶晴,似乎还是春日,潮湿清凉。

也许是一个谬误,也许源于一串鞭炮,人生之路拐了个弯儿,来到夏茂:往昔经过上百次却不曾停留的小镇。转角之处,天空不同,风景优美,人物生动。转瞬之间,满月已过,一些图片文字,一些人生絮语。

寺里的比丘尼早已开始晨课,是真正的佛学院,真正的信仰。寺庙的背后有棵野生的杨梅树,可以吃出童年的味道。

西山崖,山不高,但山路陡峭,汗如雨下,双膝发抖。

山顶有一小庙,三个老人,一个幼儿。

夕阳下的夏茂平原,水光山色,春田流转光影。入夜可看夏茂夜景,星河灿烂。

清晨,云海翻涌,朝阳初升。

下山中的小微距,万物有灵,片羽之心,共同珍爱。

罗邦塔,金光寺,一边可看日出,一边可看日落。好运时,小镇有着梦幻般的水乡光影,最美乡村,莫过于此。

以上三个地点,是小镇很近的制高点,摄影人常去蹲守的地方。

夏茂镇傍着水,桥对面就是农田,农田中安居着一个个小村。这里的春天比城里更慢些,烟叶收后才是春耕,烟田荒草连天,一群群雀鸟在夕阳里飞起落下,如印象派的秋日油画,想拥抱此刻的乡野,拥抱生命的美好。

打田时,总有几十只甚至上百只白鹭跟在拖拉机后吃虫子,似乎认识这里的农夫,拖拉机一响就飞来了,起起落落,如一群洁白的舞者上演着芭蕾舞,看到我们这些外来者靠近就飞远。

这样的情形会持续好多天,但白鹭会一天比一天少,不知道是否因农田里开始打:袁腾飞告机锋侵权:索赔13万余元农药。只要一撒农药,这一片田就听不到蛙鸣,想起《寂静的春天》一书中所写的情形,悲剧还在继续着,什么时候人与自然真正和谐相处?

夏茂的集市逢一、六,乡土特产并不多,一些老人卖些草药、青菜,其余的都是外来摆摊的商品。

做为沙县小已经衍生出丰富多样的组织形式、精彩纷呈的会议内容、务实积极的社交环境、良好稳健的市场口碑吃的组成部分,板鸭、面干、豆腐、牛系列,都挺好吃,最喜欢的是沿街卖的油豆腐,把油豆腐煮得如豆腐花一样嫩,夸张了一些。

与许多老镇一样,这里老街大都拆了,留了几条,或许也快拆了,有的已成了危墙。闲着溜过几次,想起年少的时光,人生就这么蹉跎而行。

一片红色的土地

一个荒废的老村

还有些没走过的风景,留在往后的时光里

漳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小儿偏食
四个月宝宝能用丁桂儿脐贴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