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次元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二十六章杀翼龙网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9.27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十六章 杀翼龙

一丝不挂的身体上还湿漉漉地滴着水的燕飞,傻乎乎地站在县城小河边的道路上,一脸白痴。

还好他早就选了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不远处还有一个巨大的垃圾堆,散发着恶臭,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人来。

燕飞难得地心情和表情一致地白痴起来。

海岛的树林之中,一只看着凶狠无比的翼龙,正在朝天嘶鸣,而天空上则是黑压压地海岛翼龙,在上空欢呼狂叫。

这只翼龙飞不起来了……

燕飞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看着翼龙的右翼之上那道巨大的伤口,还有身上无数被树枝刮擦出来的小伤,恍如梦中……

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

吃掉它……吃掉它……吃掉它……

燕飞内心里疯狂嚎叫,直到,想要靠近了去看看这只翼龙,才忽然想起,貌似自己的身体,还在县城的小河边站着。

醒过来神来的燕飞发现,身上的水已经被风吹干了。看看时间,居然过去了半个小时,刚才的他几乎就魔障了一样。

真是吓出一身冷汗。

幸亏路上没人,否则遇到热心的会把他送到精神病院,这就算好结局了;万一遇到个坏人把他推到河里,那后果,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慌忙回到了山洞,点上蜡烛,先给自己找了一个大裤头套上,这才觉得有了点安全感。

以前看翼龙在天上飞的时候没感觉,只知道有些会飞的翼龙比岛上的翼龙还大,包括海里面那些从海中突然冒出来,能把翼龙扯下水的比房子大的嘴巴,燕飞都见怪不惊了。

当真正近距离看到一只大翼龙,他还是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单是又尖又大的喙,燕飞觉得自己这样的身板塞进去几个绝对不成问题;破破烂烂地翅膀扑腾开来,燕飞觉得自家的小院再有两三个也放不下。

以前还觉得自己在湖边的这片地方挺大的,森林里的树与树之间距离挺大,都可以建小房子了,可是这个大翼龙一落下,燕飞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见过翼龙飞进树林——它们实在是大点有点超乎想象。

天上的本岛翼龙们撒欢似地在上空来回掠过,叫声此起彼伏,整整狂欢了大半夜。

燕飞也目瞪口呆了大半夜。

在地上已经注定再也无法起飞的翼龙带着满身伤口,对着天空中的翼龙们疯狂叫着,试图用破烂地翅膀再飞上天。

天上的翼龙们散去后,血腥味吸引来的细颚龙们到来了。可惜它们忘了以前欺负过的受伤的翼龙,都是比这个小了好几号的老弱病残,一群试图上来捡便宜的细颚龙,还没冲过来就被愤怒的翅膀给拍飞了。

试了几次之后,留下几只受等死的同伴,这些想捡便宜的小家伙也散去了。

这一夜真是惊心动魄。

快天明了燕飞才醒觉自己必须尽快回家,勉强打起精神,一路上仍然是免不了魂不守舍。

杀死一只翼龙,可是他多日来的愿望,本来觉得还很渺茫的希望,却突然发现实现就在眼前,这实在是……太特么爽了……

一直到送走了回来“考察”情况的燕妈燕爸还有弟弟上车离开,燕飞还在傻乐着。

岛上受伤的翼龙已经安静了下来,还吃掉了周围几只狂妄自大送死的细颚龙,而后就一直安安静静地躺着,直到又一群不死心的小细颚龙再冲过来。结果自然不用多说,除了与欧盟整体的文化发展形势不符。给这只大翼龙送口粮再没什么效果。

一天,两天,三天……

不能飞的翼龙依旧威风凛凛,周围的细颚龙们在送了几次“口粮”之后,再也不来了。于是翼龙继续安静地待着,偶尔叫几声站起来试试翅膀,可惜伤得太重,周围树林太密集,都是徒劳无功。

每到晚上,森林里就会响起燕飞鬼哭狼嚎般的歌声。

燕飞手执长棍,在周围的树木上敲打着高歌,一会儿扭着屁股跳舞,一会儿变成细颚龙跳来跳去。

这是他想出来的对付这只凶残大翼龙的办法。

周围高大的树木限制了这只翼龙的行动,让它在地上举步维艰,燕飞就一直消耗它的体力,等待自己能杀死它的那一天。

远远地隔着一棵棵大树朝着大翼龙扔石头,甚至买了不少鞭炮,对着它各种挑衅,只要一有空,就进海岛来骚扰它,让它无法安心休息。

还“好心”帮助它驱赶靠近的细颚龙,免得再给它食物补充体力。

为了这只翼龙,燕飞的赚钱计他对游客进行文明旅游宣传教育划都严重受阻,连续几天了,就逮了两只兔子,准备留着自己吃。

这只曾经凶残无比,纵横天空的大翼龙,看起来应该没多少日子了。它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再加上燕飞的日夜骚扰,现在岛上的那些翼龙偶尔飞过挑衅它的时候,它也仅仅是嘶哑地叫一声,头都抬不起来了。

燕飞已经迫不及待了,现在扔鞭炮它的反抗都没那么强烈了——燕飞觉得,杀龙的时机,到了!

磨刀,准备大铁锤。刀是杀猪刀,锤是打铁锤。

把杀猪刀紧紧绑在了一根铁棍上,想做长枪没枪头,只好用杀猪刀代替枪头了。尽管如此,燕飞仍然气势非凡,准备趁夜解决那只超级大翼龙。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如此。

这只翼龙已经到了他不杀不足以一泄心头之不耐的地步了。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燕飞怕这只翼龙万一突然断了气,他的打算可就落了空了。

他不知道杀死这样残废将死的翼龙,自己会不会变出来直接就是这破模样,事实上这个问题他都没怎么考虑。他心里一直记得当初这只翼龙在天空时候,那凶威四射的模样。

双手握紧长枪,嗯,长柄杀猪刀,准备,进入海岛,刺!

第一次出现离翼龙这么近的地方,翼龙庞大的身躯和巨大的利喙,和他自己小身板的对比更强烈了,以致他有些紧张。

所以刀尖虽然顺利扎到了翼龙的脖子了,可是偏了点,还没刺进去,猛然一滑,顺着脖子就滑走了。

回去!

好在燕飞总算记得不管刺出去是否有效果,就什么也不管就赶紧回去。总算是及时回来了,回到小屋的燕飞才发现,自己不过就是在翼龙的脖子上留了一个小伤口,连血都没流出来。这翼龙已经瘦到皮包骨头,松软的皮混不受力,只不过瞄准的地方稍微偏了一下,就差点刺空了。

再次准备好,换了一个明显是骨头之间的位置,握紧长刀,再来!

锋利的杀猪刀终于把整个刀尖都插在了翼龙的脖子上,燕飞忍不住再使劲用了用力,还来不及感受杀猪刀刺入的惊喜,就觉得眼角翼龙的脑袋一偏,来不及多想,立刻回到了小屋。

即使如此,回到小屋的燕飞依然一个趔趄,连退了几步,后腰撞在小床上,撞得小床都咯吱一声。

好险,稍慢一点,说不定自己就得成空中飞人了。

脖子被扎的翼龙仅仅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力气,杀猪刀卡在骨头之中,里面连血也没流。想来这翼龙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天,估计也没血可流了。

想了想,燕飞拎起大锤。

刚受到攻击的翼龙明显警觉了许多,可是燕飞出现后对着绑了杀猪刀的铁棍就是一锤,然后再次消失。

“咔嚓”一声脆响,杀猪刀足足插进去了半尺,可是刀柄处也禁不住大锤一锤,从原来的刀柄处直接断掉了。

紫黑色的血液流出,这次的伤害让翼龙彻底愤怒了,也许是临死前最后的抗争,它拼命嘶叫着发出沙哑的声音,受伤的身体在森林来回翻滚,泥土翻腾,树枝残叶纷飞,周围一片天昏地暗。

可惜敌人早已不和它在同一个空间,没有多久,它就彻底无能为力,软绵绵地趴在地上,不甘心的利喙张合间,沙哑的声音逐渐低沉。

燕飞手持大锤,进入之后照着那半截杀猪刀插入的地方就是一锤。

“砰……”

沉闷的铁锤砸在肉体上的声音响起,翼龙叫了一声,想抬起头来,却仅仅是勉强离了离地面,就重新垂了下去。

一锤,两锤,三锤……

燕飞手持大锤,身影忽闪忽现,每一锤都准确无误地砸在半截杀猪刀插入的地方。

紫褐色的血液越流越多,已经无能反抗的翼龙发出几声有气无力地哀鸣。这曾经纵横天空的霸主,云层之上所向无敌的天空之王,已经彻底失去了维护自己尊严的力量,到最后,只剩下了本能的蠕动。

男儿杀龙心如铁,纵使它曾经如何威风,如今也不过是大锤下的猎物。

“咔嚓”“咔嚓”

燕飞手中的大锤锤柄断掉了,锤头反弹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嘭地声闷响,而伴随着锤柄断掉的声音,翼龙的脖子,也彻底断掉了。

等了许久,燕飞试探来试探去,甚至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下,终于龇牙咧嘴地确定,这只翼龙已经被他干掉了。

喘着粗气坐在了软软的泥土上,看着比自己个头大了彻底没了气息的翼龙,他乐呵呵地傻笑了起来。

朝阳市治疗白癜风
株洲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蛋白质过敏的宝宝喝什么奶粉比较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