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心灵祭奠文字救赎散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18

夏至某夜。蛙噪虫吠,闷热烦耐。

妻见书房内灯光通明,而他面容倦怠。不忍心于此,央央说到,已快入子时了吧!

他像未听见似的,继续在键盘上敲打,泛出那枯燥单调的声响。妻无奈,只得说:我为你将这茶换去,再泡一壶吧!

他抬头,望了望妻子那幽怨的目光。颌了颌首。

我们很久没有闲坐在一起聊天了。有时候,我不知道你的脑子在想些什么。枉我与你相伴数年,有时看你,竟那样陌生。妻说。

有时候,我想与你诉说。又恐你多虑或不解。这个家,你操持不易,除了感恩,我已无能为力。

嘎然而止。除四目以对。

正沉默之时,灯光却突熄。

幸好窗外,月明星朗。屋内倒也看得清物形。

定是楼下那户人家回来了吧!妻自言。

每至晚间,那房屋内的灯光全部开尽倒也火光冲天。并时不时成群结队、吆五喝六、扭作一团,好不热闹。

如此炎热,你却恐电力不足,舍不得开启空调。这下倒好,就有理由去回房休息了吧!妻说。

他心中泛起苦涩。刚生出的几句话语,还未见世,就胎死腹中了。真想骂人。

前日路过一古玩市场,淘得旧灯一盏。我去寻来,也可挑烛,继续伏案。他说。

想必那年久之物,价格定是不菲,你钱财何来之有。莫不是背我又生藏匿之心?她问。

我已经戒烟多有时日,竟也攒下一笔积蓄。这不算得是欺骗吧!且那是旧灯,又岂可用贵贱区分。

妻说,你若能爱惜自己身体知道戒烟戒酒,钱财我又何乐而不予。只是,又恐你假借与诗文会友之名,白白浪费金钱和精力。

他笑笑。说道,以诗文会友,古往今来皆有。那本是空灵神交,到你这里,竟成庸俗低级趣味了?

好、好,我不与你争辨。对你也无多大期望。天天与你相偎,我也就知足了。她回道。

遥想当年,他也算得上才气横溢,风流倜傥。若非花了些许心思,恐怕就输给那个叫芸的女人了吧!每每回忆至此,倒也得意徜徉。

借着月光,他就在书柜之处取来那盏旧灯。

但见那物高约一尺,外形呈葫芦下粗上细,中间略带回收状。四周以青铜做骨架,内悬琉璃灯罩一孔。顶端有钢丝穿插,可卸可固,方便添置蜡烛或其他燃料。

妻见之,说这不是江上打鱼之人常用之物嘛!有何稀奇,值得你这般小心翼翼。

他停了片刻,回道:正是俗物,才敢带回。不然,你又会兴师动众吧!

妻子似是被戳穿内心,珊珊不快。

自结婚以来,这妇人如变了般模样。唯钱财名利马首是瞻。得意外之财,定会兴奋半日。如花去半厘,却犹如心头割肉,痛苦一天。

好在,时间已将这模样磨去诸多,不似年轻时那么明显罢了。

只是上次,这人看中古砚一尊,流连忘返了多次都舍不得讨回。

苦欲把心意说与妻听,谁料那妇人听后却说,破石一块儿,既不能装水,又不能盛饭。留下有何用。且你又多年已不用毛笔书写文字,摆在那里,占地不说,要是他日不小心我擦桌触碰,摔碎了,可休要怪我。

事后,他再有闲情逸趣,也忍内于心,不再外露。

可是,久不闻烟,竟不知点火之物在何处。

他急急问道,你可见我那盒火柴了吗?

妇人回道,多日未见你使,早被我丢到阳台那垃圾桶之中了。

你这人,那物虽不常用,也不可就弃之。烂布虽破,却也有堵穴之时。这人语中已有责备之意。

妇人回道,说你不知油盐米贵,你倒疼惜破布小物。虽未有鸿鹄志向,倒对破铜烂石,珍爱有加。难道那些东西能顶饭吃,能挡衣穿?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快回房先去卧养,莫在理我。

是呀!我什么都不懂。但我知道,你钟爱于何种咸辣口味,你夜里打鼾的轻重,我还知道你脚上的鸡眼有几粒,更知道你 的痔疮会多久就犯。

那人,一时竟语塞。

幸亏火光未燃。否则,那悲哀、落漠神情会将旁人残杀于无形之中。

回去睡吧!

近日,不知为何,倦怠少食,可能是又犯了旧疾。留我一人写写文字,可能就会缓解一些。

不待妻子理会。说完那话。就穿过客厅,凭着月色找到那垃圾桶,翻寻半刻,倒也找到了那物,忙抽开盒子,火柴倒安然无恙。

匆匆回到书房。因阳台少有杂物,并未将其腐蚀。摸出一枝,捏住木梗根部与盒子侧面磷层处,轻轻一擦,竟也“呲”的一声,顿燃起一团火焰。那光亮虽小,倒把整个房屋照耀。

只是这人的气色更加憔悴、迷离。心内更加忧郁、烦燥。似是有千万只娄蚁在心内叮咬。

他望向妻子,妻子看出这付模样。料他定是久未吸烟,今天被着久未未闻的气味唤起了那一丝欲念。

只见那火苗眼看就燃至手指间。他却仿佛感触不到烧烤的疼痛一般。

妻子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说,我来为你把灯点亮吧!

他默许。

你不睡,我也睡不着。我就看着你写吧!这样也好。只是,你在身旁,我恐怕难以下笔呀!他无奈自嘲一下。

写不出,就不要勉强。这东西也变不了钱,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再去为我添点儿水吧!茶味太重。其实他喜欢浓重的茶味。苦涩、甘醇。提神、解闷。

屋外月色撩人。屋内暗红沉郁。

妻很快就又将茶端来,并亲递予他手中。

其实,他是爱她的。只是有时候,一刹那间就到了不知道怎么去爱的地步。又或者是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去爱。他永远也达不到她的要求。所以,他宁愿独处,选择逃避。用文字来寄托自己的哀愁,用文字救赎那破败的残心。只是,这孤独、落寞的背后,却无人知道。他亦不在乎她知不知道。就好比,她不知道他不懂得她为了生计付出了多少努力一样。

爱本来没有错。

只是爱到痴迷不悟,爱到执迷不顾,以至于对方负担不起、无以回报。那才是真的不幸、真的痛苦。

坐吧。都不知道有多久我书写文字的时候,你能呆在我的身旁陪着我了。

那时,我伏案笔耕,你铺纸研墨。虽未娶你,但这一生就认定只此一人能住进我这三寸心房。

其实现在还能如当初一样。只是很少有那时的心境罢了。

是时间久了,没有当日的 。还是再没有耐心去经营这已经如囊中之物再没谁能抢夺去的专属呢?

这时,嗡嗡响动,打乱了他们极少的怡然、恬静。

只见那蚊子,看到有火光闪亮,竟不知疲倦接二连三去触碰那灯。每每靠近却被灯罩上的温度灼退。然后又再度飞去。周而复始,盘旋不弃。

妻说,那蠢物,竟不知好歹。若不是外面有罩,怕它早已就身殉命尽了。

他说,那小物竟也执着无畏,明知道是火还敢往前扑去。

你如何知道它知道那就是火?还把它说的那么通灵似的。

那你又如何不知道它会不知道呢!

你又痴言妄论了。

嘿!嘿!可能又回到我们初识的那年去了。

只是那年他们讨论的是另一个故事。

人生不能停留在过去。我辛苦一点儿,你努力一些,生活总还是会富足充裕的。

嗯,我相信。他想起了“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那句话。

后又想把这个念头从头脑中抹杀。

又说:我去把那蠢物赶走吧!照这样下去,我怕是支字也不能写出来了。

妻说,我倒要感谢它呢!莫不是它,我们还有这心思在这里说话。

他看着它,依旧对那灯不离不弃,竟生出怜悯之意。

或它依恋那灯美丽的光彩,亦或是因为它冷,需要温暖。或只是出于寂寞。还是它看尽了人间烦事,想浴火重生呢?

只是我何尝不是像这只蚊子,在那苍白的纸上用一点一圈书写出那些将自己慢慢蚕食的文字一样。

或者,我不如它,明知道那火焰会将自己殒落而依然义往无前,无怨无悔呢!

共 27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对夫妻,男人在灯下写作,女人看着女人疲倦的样子,为男人泡茶,坐在男人身边,和男人说着知心话,看到别人家灯火通明,自己家灯光熄灭,男人找出一盏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旧煤油灯,妻子对此不屑一顾,男人却视如若珍宝,女人追求的是实在的生活,男人追求的是不能当饭吃的文字带来的精神享受,面对女人的责怪,男人无言以对,男人 ,却无以回报,心中有愧;女人对男人,虽有微词,却不离不弃,男人对文字,虽坚定不移,却也感到酸苦;他们就像蚊子扑火一样,明知是磨难,却义无反顾爱恋着对方,无怨无悔。文章叙述了的一对夫妻,在平凡的烟火生活中,相濡以沫,男人对文字执着的爱。文字简洁,寓意深刻,耐人咀嚼,回味不尽!【:刘柳琴】

1楼文友: 15:14:4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夏日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楼文友: 15:16: 8 文章叙述了的一对夫妻,在平凡的烟火生活中,相濡以沫,男人对文字执着的爱。文字简洁,寓意深刻,耐人咀嚼,回味不尽。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楼文友: 15:17: 5 祝作者创作丰收,佳作不断,江山红火!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孩子上火怎么办
小孩老是流鼻血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功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