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紫血圣皇 第197章,等那春暖花开,谈一笔买卖(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23

紫血圣皇 第197章,等那春暖花开,谈一笔买卖

傲秋与猴子愣了一下,刚才才是五成的力量,

在他身边的黑奴却是冷笑一声:“如果我家主人只有那点力量,也不配称之为至尊了,更何况,主人居然会在一个准至尊身上用上五成的力量;想当初主人被封为至尊时,对那位人王也之用了七成的力量而已,”

“什么,”傲秋与猴子大吃一惊,

“确实只用了七成的力量,但我打不过那位人王,”萧秋长却纠正道,

秦墨却是苦笑,因为他才是面对萧秋长的人,所以他更能体会这句话带來的压力,面对人王只用了七成之力,便成为了至尊,他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

但不管萧秋长的力量到底有多强,秦墨都准备与他一战,尽全力一战,而不是之前只动用源血与刀意与之一战,如果可以动用众生意,他一定会用的,

“落花有时尽,无情是流年,”萧秋长轻叹一声,他手中的剑消失了,但他手中无剑,却胜有剑,

周围的寒意中,突然生出了几缕暖意,让人感觉慵懒,就像是黄昏的阳光,

这时候,萧秋长突然朝秦墨走去,一步,两步,三步,秦墨想要动,却怎么都动不了,他感觉不到寒意,但身体却被冰冻,彻底被禁锢了起來,进入了一个牢笼中,

萧秋长突然定住脚步,他站在秦墨面前,说:“你看,那寒山的雪多美,你看,那飘落的雪多么凄凉,就像似水的流年,那么的无情,”

秦墨张了张嘴,他想说话,却说不出來,浑身的气血与元气,乃至燃烧的烘炉都冰冻了,可他却感觉不到寒意,

当萧秋长说话时,他有万般的话想回,却怎么都回不出來,就像他的身体一样,想动却动不起來,

就在这时,萧秋长的伸出手,一根手指点在了秦墨的眉心,寒意透彻心扉,可他依旧动不了,

他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幻,傲秋不见了,猴子不见了,冰冻了秦洛的雕塑与黑奴都不见了,黑石山脉也不见了,

这一刻,他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遭沒有任何生机,却有漫天冰雪盛开的花,一切都是白色,

萧秋长站在秦墨面前,他脸上微笑着,沒有寒意,反而生出了几分暖意,突然他指了指远处,说道:“你看,等到冬雪过去,春暖花开时,这一切都会变化,这里会长出小草,这里会生出树木,这里会有河流,这里有山峰,这一切多美啊,”

秦墨张了张嘴,突然发现他能说话了,但他正要说话时,萧秋长却打断了他,“可是,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出现呢,”

萧秋长很疑惑,他明明已经有了答案,当春乱花开时,万物便会开泰,但他却明知故问,

这时候,秦墨的身体中突然生出了彻骨的寒意,这一切都只是美好的憧憬,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因为这是萧秋长的世界,

一把剑突然出现在秦墨的脖颈,握着这把剑的人是萧秋长,他看着秦墨,脸上的笑容凝固,无比阴森的说道:“给我一个答案,我想要的答案,不然,你就得死,”

在这个世界的外面,山上依旧冷,冷的彻骨,但傲秋与猴子却不敢相信,秦墨居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居然被萧秋长制住,那把剑透着无比的寒意,

他们当然听不到萧秋长的话,但他们却感觉无比的寒冷,连黑奴都颤颤发抖,但他知道秦墨就要死了,被那把剑斩断脖颈,

世界内,秦墨沉吟了起來,这一刻谁也帮不了他,他知道这个世界并不真实,可当他被带入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便无比的真实,若是他不回答,这剑斩断他的头颅,若是他回答错了,这剑也会斩断他的头颅,

迟疑了许久,秦墨说道:“你想要什么答案,”

萧秋长摇了摇头,道:“正因为我不知道答案,所以我才要向你寻求答案,”

“自然可好,”秦墨紧跟着答道,“自然若是不好,那便顺着自己的心意改变这一切,你心底早就有了一个答案,那才是真实的答案,也是你想要的答案,只需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

秦墨突然伸出手,将剑从脖颈上拨弄开,继续道,“就像我做的一样,我不喜欢有人把剑放在我的脖颈上,因为我的命只属于我自己,谁也不能让我去死,除非我自己愿意,”

“哦,”萧秋长想了想,说道,“但有时候,并非是你不愿意,你就可以不死,”

“我会反抗,如果不行,我会自己了结我的生命,因为它只属于我,”秦墨突然笑了,就像那春暖花开,“但我愿意为了我要保护的人,为了我的道,献出我的生命,无怨无悔,”

萧秋长握着剑突然沉默了,许久他才说道:“可要现在要你死,你绝对活不了,这是我的世界,”

“这真的是你的世界吗,”秦墨立即回道,他认真的看着萧秋长,“一个沒有答案的世界,”

顿了顿,秦墨认真道,“不,这不是你的世界,或者说,这不是你想要的世界,”

“你……”萧秋长停顿了一下,手中的剑突然有些颤抖,“可我要的是答案,”

“沒有答案,”秦墨果断的回道,

“沒有答案,”萧秋长沉静的脸突然变了,

“对,沒有答案,你要的答案,只有你自己能寻到,我不可能给你,”秦墨平静道,“同样,我要的答案,也只有我自己能寻到,别人给不了,”

萧秋长面色凝固,他冷冷的盯着秦墨,却不说话,过了很久,很久,他终于说道:“你是第一次跟我说沒有答案的,虽然你的答案不对,但我却很喜欢,如此,我便只能等那春暖花开,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了,”

他说完,便睁开了眼睛,小山依旧寒,一切都沒有变化,秦墨也睁开了眼睛,只是在他脖颈上的那把剑,却融化了,

当那把剑融化时,周遭所有的寒意突然消失,小山上的冰也开始融化,稚嫩的小草被冻死了,但它的根却沒有死去,在阳光下,发出了新的芽儿,看起來那么稚嫩,却充满了生机,

就在这时,秦墨看着发出嫩芽的草,笑道:“这是你要的答案吗,”

“看似脆弱,却是比这世间任何生命都要伟大,也许你能冻住它一岁一秋,但你却冻不住它一生一世,也无法剥夺它的生命,总有一日它会长大,无比茂盛,就像那云云众生,在生存面前,谁也不比谁更高贵,”秦墨看着那嫩芽,却也是在看着萧秋长,

“你这歪理到是有些道理,”萧秋长突然笑了,这次他的笑容沒有冷意,就如那春暖花开,

然而,当傲秋与猴子看到这笑容时,却无比凝重,他们感觉此刻的萧秋长比之前更加可怕了,

“呵呵,这不是歪理,这是这世间的道,冥冥中的道,勿以生命微弱,而无视生命,勿以光阴流逝,而不珍惜光阴,”秦墨微笑道,

“有理,”萧秋长点了点头,“现在我确定你一定会成为至尊,而且,会比我强,”

“我说了,我会成为至尊,”秦墨认真回道,

听两人的对话,无论是傲秋与猴子,还是黑奴都充满了不解,刚才还剑拔弩张,为何现在却如共同品尝苦酒的老友,

酒的滋味,由苦而甜,

小山下,秦霖与李小虎等人突然感觉到那股寒意消失了,而之前他们根本不敢靠近这山,更别说是登山了,

他们更不明白,这座山为何会变得如此寒冷,但他们知道秦墨一定遇到了危险,

直到这股寒意褪去,秦霖一马当先的瞪了上去,却看到了萧秋长与黑奴,在他们身后,秦羽却惊讶的望着那尊依旧沒有融化的雕塑,

“谈一笔买卖如何,”秦墨突然说道,

“买卖,”萧秋长愣了一下,却望着到來的秦霖出神,他这一辈子谈过不少的买卖,來这里就是其中一笔,不过他依旧很有兴趣,问道,“说來听听,”

“降龙神帝,”秦墨只说了四个字,

萧秋长立即把目光收了回來,凝重道:“你说什么,”

“降龙神帝,”秦墨立即传音,将他与古道安立下的誓言叙述了一遍,道,“不知至尊殿下可有兴趣,”

“降龙神帝,你说的是那个降服了一头龙族大帝的降龙神帝,”萧秋长脸色无比凝重,因为他知道这位神帝,

“不知道,不过神族很想要开启他的神殿,所以,我问你有沒有兴趣,”秦墨平静的说道,

“引狼入室这种事你都敢干,果然不是一般的准至尊,也难怪你能在虚空中坑杀十万牛魔族精锐,”萧秋长叹了口气,“看來不是那十万牛魔族精锐蠢,而是你太精明了,”

“你只要说,你有沒有兴趣就够了,”秦墨道,

“降龙神帝的神殿本尊自然有兴趣,只是,你把这宝藏告诉我,你争得过我吗,”萧秋长笑道,“还是说,你准备以此宝藏,让我打消对蓝冥冰焰的想法,”

“争不争得过,也得争过才知道,至于蓝冥冰焰,那不是你的,所以你永远也别想拿到,”秦墨平静道,“等我成为至尊,你就更加沒有可能了,”

“我喜欢你这愚昧的自信,但不喜欢你的狂妄自大,”萧秋长点了点头,道,“本尊陪你走一遭,”

韶关治疗男科费用
九江十佳男科医院
小儿咳嗽有痰吃什么专用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