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笔尖车轮上滚动的窗口随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0.16

只要时间允许,长途旅行我喜欢乘坐火车,不仅安全便捷,还是个打开外面世界的小窗口,浓缩的世界无奇不有,有些竟然令人膛目结舌,尽显人性本色,亦有多面伪装的画皮。

有首老歌唱得好,齐秦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从年轻时代听到中年不惑,才真正懂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云南铁路局管理很严格,一路之上有所领教,对于旅客是好事。

夜色深沉,微微摇晃的列车成了一个长长的大摇篮,几乎所有旅客都沉入梦乡。迷糊中,有些声响在我的铺位旁,睁眼细看,乘务员轻手轻脚地打扫过道,擦拭车箱内的壁板和扶手。已是半夜,怎么还会这般勤快,乘坐卧铺列车首次发现这样的状况。

清晨,值班的小乘务员恰好走过来,坐在我们铺位对面的挂凳上,茫然地望着窗外。

问:“你们晚上不可以睡觉吗?我乘坐别的卧铺列车,那些乘务员都可以睡觉。”

他答:“我们云南铁路局管理很严格,绝对不能睡觉,总有不定期查岗的,如果玻璃窗和地面脏乱都不行。”

问:“听朋友说有个人乘坐了三天四夜的火车,几乎精神崩溃,你们常年在列车上什么感觉?习惯吗?”

他答:“我从学校毕业才两个月就来上班,还不习惯。下班后,脑袋晕晕的就回家了,晃晃荡荡还像坐在车上一样。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跑短途,那样舒服点。”

问:“什么条件乘务员可以跑短途呢?”

他答:“那些都是四五十岁的老乘务员,我还轮不上。”

说完这些,列车广播到了下一站,他站起来忙碌去了……

我们算是幸运的吗?该怎么说呢?

云南十几年没有下过这么一场大雪,让我们这些北方人奔往南方取暖的人刚赶上了,鹅毛大雪飘然而落,猝不及防的寒冷袭击了我们,冷得让你觉得莫名其妙。

昆明人欢喜着,如此的雪景实在难见,花儿雪中时隐时现。他们雪中拍照,雪中欢笑,屋里外面一样寒冷,对于他们这是自然而然,对于我们这是突如其来。

雪下得迅捷,消融得迅捷。

北方人去南方看雪,哭笑不得。只能说我们算是幸运的,赶上他们十几年不遇的奇景。

米线,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吃,同伴说我们没吃到正宗的。原本就不喜欢,吃过一次之后,这辈子都不想念,还是北方的面条好吃的多。

冬季的云南别有一番滋味,有南方的痕迹,也有北方的滋味。

东北的黑土地,云南的红土地,陕西、甘肃的黄土地,各有各的滋味。我与同伴玩笑:“回来时,带上一小袋云南的红土,不知什么花儿能在这样的土壤里生长开花?”

走时匆忙,早已忘却。不过,那艳丽的红色已然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管去哪里,都在车轮上看外界,大理还是丽江,玉龙雪山还是束河古镇。交通工具就像蜘蛛,四通八达,把我坐得晕晕乎乎。

玉龙雪山脚下,对着这座纳西人最崇拜的深山祈祷,许下两个愿望。天气奇好,碧空白云,微风习习,云雾缭绕的山顶是否能为我们露出真颜,只能看运气了。草色枯黄,随风舞动,冬季的云龙雪山依然美丽。两位留着山羊胡子的牧羊老翁挥动鞭子慢悠悠地驱赶羊群,三只牧羊犬极为敬业。我喜欢长着黑亮亮毛皮的小羊羔们,追着它们拍照。夏季的这里该是另一番景致吧。

最喜欢的是西双版的水果,自然香甜,口舌生香,许多水果未曾见过,连名字都不曾听说,吃着连连叫好,比云南的饭菜好吃得多。也许,我的那两下子厨艺也可以在这里开饭馆了,保证不亏本。

……

有去,有回,家就是家。

每天同伴几次不厌烦的看天气预报查询,关注天气,关注旅程。

雾霾,雾霾,还是雾霾!

路上遇到几个来自不同省会的人,转机最多的有三次,累得两个老妇人叫苦不迭,大家玩笑说:“人家航空公司白送你们一趟飞机旅游。”

为稳妥起见,与同伴商议,还是乘坐卧铺回转,雾霾和雨雪都不耽误行程。同伴勉强同意,他们不喜欢长时间呆在火车上晃荡,着急得很。只有我不觉得旅程漫长。

T240昆明——北京西,这列卧铺专列开通不久,一列新车。

贵阳站上来一群人极为惹眼,众人簇拥着三个戴着黑面罩,手上戴着‘金属手镯’的人上了车,两个男罪犯,一个女罪犯。偏偏进了我们这节车厢,与我们铺位隔间都相隔一个隔间,这群人的到来给此次旅行添上一些小色彩。

同伴的朋友说:“我看到这些人就害怕,两边都有,怎么去卫生间呢?你怕吗?”

我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怕,大家都是人,就是好奇。有警察护航,倒是安全了。”

去卫生间回来,路过那隔间,犯人带着‘金属手镯’坐在靠窗的位置,头上依然带着黑色面罩。

便衣警察们找到乘务员和旅客商议调换铺位,一来方便他们执行任务,二来便于旅客们休息。骚动一阵过后,车厢恢复平静,大家都知道身旁就有罪犯和警察,这有点像电影中的情节,但身处其中平淡许多。

入夜,车厢内鼾声此起彼伏,旅行的人们进入梦乡。

夜半醒来,去卫生间时发现,过道里有便衣警察坐着,隔间里犯人和警察都斜靠着默不作声。

夜静谧无声,又暗波涌起。

清晨的曙光唤醒沉睡的人,一个个睡眼惺忪,眼袋垂垂,面色不润,出门在外极为正常。

我上铺的小伙子是个浙江人,身材高大俊朗,踏实的言谈令人产生信任,三十岁已经在外面跑业务七八年了,是位电梯售后技术维修工程师,与我们同隔间的另一位湖北老哥相互留下联络方式,也许他们之间有机会达成合作意向。

小伙子也姓李,与我算是本家,和我们算是谈得来。

他说:“我们家住在丽水,很美丽的地方,离杭州不远,我自己的家就在杭州,老婆在医院上班,我一年有十个半月都在出差的路上,至今还没有要孩子,等将来要了孩子就申请别的工作。”

我说:“杭州是个好地方,山水美,气候美,那里的女子也美。杭州是天堂,你住在天堂了。”

他说:“我前年把户口又转回丽水了,我爸非让我转回去,反正户口在哪里都没关系。”

我们多带的食物不能完成全部旅程,到了长沙站,我和同伴跑下去抢吃的。唉!总有手脚比我们迅捷的,到手的两个包子还是跑到便衣警察手里,提着三个鸡蛋等着同伴跑去前面抢回六个包子,列车启动前我们的早饭解决了,满意!味道还不错!

武昌站的热干面还算凑合,总比云南的过桥米线好吃多了,唉!过桥米线,我今生也不想吃你。

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我和同伴舒展一下紧绷的肌肉,旁边两位中年谢顶的便衣警察吸着烟。

同伴问:“你们工作还真辛苦呢,一晚上都不睡觉。为什么你们不派年轻一些的人出勤呢?”

他们答:“我们轮着睡,习惯了,工作嘛。我们有两个年轻的。”

同伴问:“你们为什么不派专车押送呢?那多方便。”

他们答:“这样节省经费,也安全方便。”

我打了圆场:“各行各业都有辛苦的,像我们以前还不是值夜班一刻都不能睡,一样的辛苦,大家都一样,都是工作妈。”

鉴于他们工作的性质,我碰了碰同伴,不便多问,听他们的口音是河南人。

驻马店站,他们一行十个人下车了,三个带着黑面罩的犯人,七个便衣警察。

我的面相是可以接纳别人的倾诉吗?反正我听了一路的倾诉。

我们这节车厢的列车员一开始就撅着嘴,老大的不高兴。后从言语中得知,他刚下班还没回家,这个班组少了一个人,就让他顶上来,等这个班四天回去后,又是他的正班,这样下来,一连十二天都在火车上度过,令他很恼火,用他的话说:“天天晃荡着不接地气,烦死了!”

小伙子的父亲是位铁路乘警,母亲是彝族人,因为父亲的缘故他毕业后当了乘务员。青春期惹是生非,邻里邻居都说这孩子没救了,母亲虽然和大家说相信自己的儿子能改好,但还是偷偷地买了耗子药,为他准备着。母亲的包容和大度,还有她自身的影响让小伙子迷途知返。

二十五岁的他已经有个三岁的小女儿,谈起女儿眉飞色舞,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听过一句话:要想惩罚一个男人,就祈求老天让你下辈子做他的女儿。对他大吼大叫,对他又哭又闹,和他撒娇,让他背着抱着,上学接放学送,长大谈几场失败的恋爱,自己的眼泪一定让他心疼的跑去找那些小子算账,然后出嫁的时候,让他哭得比母亲还动容。

呵呵,小伙子说:“我的女儿太可爱了,只要我在家就不跟着她妈妈,无论我下班多晚,她都站在路边等着我,绝不坐在车里等,她说怕看不到爸爸。看见我们班组排着队出来,她就指着我喊:爸爸!爸爸!那时候简直幸福了!太美妙了!

我女儿胆子特别大,什么都不怕,抓着小蛇的尾巴甩来甩去。她喜欢小仓鼠,我最怕老鼠,仓鼠也怕,她就抓着小仓鼠吓唬我。

我感冒的时候,女儿给我找药吃,还用嘴把水吹得不烫给我喝。

我女儿很会算计,她数数也就能数到十,可是数钱能数到五十。我们每天给她一块钱,她就拿着买一个五毛钱的大包子吃,剩下五毛钱。

又一次,我拉着她路过一个蛋糕店,她很想吃,可是她不和我要。小舌头伸出来舔舔嘴唇,看看蛋糕店的橱窗接着跟我走,我也不说话,等走了几步后,她说:‘爸爸,那个蛋糕好像很好吃吧?’我说:‘你想吃爸爸买给你。’她说:‘太贵了,七块钱,大包子才五毛钱。’她这么一说心疼得我心都快化了。

如果给我女儿买了她要的东西,她都自己拿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拖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个橙子,等走一段路之后橙子都漏掉了,塑料袋被拖破了……”

关于他女儿的事情他说不够,列车广播就要到下一站了,他才从恍惚中醒过来,忙不迭地跑去车门前准备开门送到站的旅客下车。

列车再次启动后,他又跑过来找我们聊天,我的两个同伴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一个干脆爬上中铺睡觉,一个看着杂志,只我和这位想倾诉的年轻乘务员闲聊着。几乎都是他说,我偶尔搭上几句话,只倾听就足够了。

同伴猛地好奇地问:“刚才那些犯人犯了什么事?拐卖吗?”

他说:“不是,是贩毒。”

同伴问完后她关心的问题后,退后接着看她的杂志。留下我和小伙子继续攀谈。

他说:“我们家在楚雄,我外婆99岁了,外公105岁。外婆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还给我女儿做饭吃呢,她和我母亲都不识字,没有文化,她们都说彝族土话,有些连我都听不懂。我外公牙都掉了,有点糊涂。

我爸爸和别人做生意,包了一大片荒山,种植一些果树和药材,每年才2000元租金,国家还有补贴。”

每年2000元的承包费,还有补贴,让我的眼睛都瞪大了,这不是白给的大便宜吗?

他说:“我们家是搬迁户,整个原来的村寨被征用了,我们得到了很大一笔补偿,我父母,我和我老婆这辈子都用不完。我老婆原来也是乘务员,后来有了孩子她就辞职了,在家里开一间药店。”

我说:“你家条件那么好,也不缺钱,你不喜欢现在的工作,那为什么不辞职呢?回家帮你爸爸也行,和你老婆开药店也行。”

他说:“我做乘务员一个月也就几千块,不是为了钱的事,是想让我们那里的人看看,原来他们眼里的那个坏小子现在能坚持做一个工作。和我同时做乘务员的几个都跑回家去了,有的干脆在班上就辞职了,害得我们列车长那次也跟着当乘务员,我们原本只负责两节车厢,后来人手不够,一个乘务员负责四节车厢,很辛苦。”

我说:“你还年轻,经历一些事情很有必要,等到你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会觉得这些没什么,挺好的。你在列车上工作两年了,也见过不少稀奇事吧?”

他说:“什么事都有,稀奇古怪的都有。有一次,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砸我的值班室窗户,我以为大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病人?老太太说:“你们不管管,这车上怎么什么人什么事都能做,简直没法休息了,你快去看看吧。”

我跟着老太太去了,她旁边的铺位被子下挤着一男一女,哼哼唧唧地干那事,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场所。我告诉他们这是公共场所,注意影响,要不就找乘警来解决。唉!这种事太多了。有次,三个男女上车就喝酒,乱喊乱叫,影响别的旅客休息,劝了几次。后来,听见厕所里有救命的叫声,我就跑过去,用钥匙打开门发现里面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半裸着……恶心的我真没法说。后来我和列车长说啦,列车长一瞪眼说:“你小子还让不让我吃饭。”

每次打扫铺位的时候,脏东西也特别多,没法说,有些人真是没脸没皮惯了,真理解不了。

每次我带我女儿坐火车,就在餐车呆着。

说着说着,列车又到下一站了,小伙子跑去开门送旅客。

列车已经快到河北境内,我随着下车旅客走出车门,适应一下外面的寒冷,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小伙子站在车厢旁,见我哆嗦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热水袋递给我说:“这是干净的,我女儿在我上班前给我的。”

“哦,谢谢你,不用了,我包里也有。也有点冷,我先进去了。”

等火车再次启动,小伙子又回到我们隔间来说话。

有个乘客问他下一站是不是石家庄北站还是石家庄站,他刚才还轻松地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语调也变了,完全的程序化。

直到我们到站下车,小伙子一直滔滔不绝地谈着他的女儿,他的家乡,他的工作经历……

共 49 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慢,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生活哲学。当这个社会到处都风风火火,快节奏推进时,我们不妨放慢自己的脚步。目的地固然重要,但不能因为我们走得太远,就忘记出发的初衷。沿途的风景,同样美丽,值得驻足流连。作品通过喜欢乘坐列车,而不愿做空中飞人的习惯的讲述,记录了旅途中的一些见闻,在随性轻松的文字里,告诉人们一些生活的哲理,也讲述列车员这样的普通人的工作方式、生存哲学、生活态度等,领略不一样的人生体悟!不错的随笔,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航帐】

半夜睡觉小腿肌肉抽筋

小孩补钙什么牌子好

悦而维生素D3多少钱

拉肚子如何调理
哪些食物治疗便秘
小孩子吃什么钙片最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