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金百万台风莫兰蒂袭击福建泉州陶企受灾严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7.15

8月10日,台风 海葵 给景德镇带来了一场强降雨,降雨引发的洪水更是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在这场洪水中,不少陶瓷商家都受到了影响。陶艺一条街、曙光路古玩市场因为地势较低,几乎全部被淹,其间店铺无一幸免。一些陶瓷手工小作坊,由于洪水的浸泡,不仅瓷坯化为了泥浆,就连窑炉等机器设备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地损坏。

地势不同,市场境遇各不相同

在走访中发现,在这场洪水中,一些地势较高的市场 国贸、中国陶瓷城、锦绣昌南、樊家井、太白园陶瓷市场并未受到太多影响,除个别店铺因为内涝而进了少量的水外,其他大部分都安然无恙。

原本容易形成内涝的老厂,也经受住了这场暴雨的考验。杨先生的一席话,解释了期间的缘由。杨先生在此开店已有4年,他告诉,原先的老厂,只要遇到暴雨,就很容易因为排水不及时等问题而造成积水。但自从去年排水工程改造后,这一地段的排水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次的暴雨虽然来势凶猛,并且持续时间很长,但是老厂并没有太多的积水,里面的店铺也都没有受到影响。

相比于之前的几个市场,陶瓷学院老区对面的陶艺一条街以及曙光路古玩市场则没有这么幸运了,由于离河流较近,河水猛涨,这里的店铺几乎全部被淹,一些地势较低的店铺水深更是高达1.5米。在这两个市场内看到,洪水退去后,商家们正忙着清理店内的淤泥,以及一些被洪水损坏的家具和瓷器。相对于平日里的人来人往、有条不紊,此时的市场显得有些杂乱。

惊魂三小时

在陶艺一条街,店主卢良才向讲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早在十号上午的时候,由于连夜的大雨,创意街上已经积了不少水,当时的积水只是由于排水问题所造成。到了中午的时候,随着雨势的减弱,积水已经退去了不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卢良才在离开店的时候还是用准备好的沙袋码在了店门口的玻璃门外。可就当他回到住处不久,河水已经上涨到街上的消息便在店主间流目前合作意愿依然很强传。他急忙回到店里,这才发现上涨的洪水早已漫过沙袋,流向店内。

卢良才说,他回到店里的时间是19点左右,看着这样的情况,他连忙开始整理店内的瓷器,将它们摆上更高的货架。就在这整理的过程中,店内的水位不断上升。他也顾不了这么多,继续整理着瓷器。仅仅过去了一小时,水已经演到了他的大腿。由于从小在北方长大,卢良才对南方洪水的迅猛程度并没有足够地估计。他还想着将剩下的一些瓷器瓷器摆放好再离开。此时房东过来提醒他: 水涨得太快了,这样下去很危险,东西先别管了,把门锁上,赶紧走吧!

尽管有些不舍,但是在房东的催促下,他还是果断锁了门,蹚着洪水,回到了安全地带。等到洪水退去后,回到店内的卢良才发现情况比他预计的要糟许多,由于此处的洪水比较湍急,店里的玻璃门被冲坏了,不少破损的瓷器散落在地上。店内一片狼藉,而更糟糕的是,店内不少东西被洪水卷走,这其中就包括装在包装盒里的瓷器。

与卢良才相比,另一位店主刘美秀的经历则更加惊险,刘美秀告诉,她也是在傍晚的时候得到涨水的消息,便急忙和爱人来到店内。她原先在店内格了个储物间,位置比较高。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她和爱人一起将能搬的东西都尽量搬上储物间。也许是一心只顾着瓷器,他们都没有注意上涨的洪水。大约过了 小时,也就是在10点左右。刘美秀店内的瓷器已经全都被搬进了储物间。可此时刘美秀发现了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他们已经被洪水困在店里了。

刘美秀告诉,当时街上的水已经没及腰部,并且水流很急,走在其中会有很大的危险。望着还在不断上涨的洪水,心急的他们开始打四处求救。说到这里,刘美秀仍心有余悸,她指着店门外一堆青砖说,当时他们就是站在这上面。好在不久后,有朋友告诉了他们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他们这才在朋友的帮助下,逃离了困境。

游了半小时才到家

回想起这次的大洪水,曙光路古玩市场内的陈柳菎告诉,他来景德镇7年,还没有遇见过如此凶猛的洪水。

陈柳菎说,10号下午的时候,水已经涨到马路上来了,但是此时的古玩市场内还相对安全。但是就在他送小孩回到住处,还没来得及做晚饭时,朋友便打来告诉他: 水涨到古玩市场内了,你赶紧过来,将货(指店内的瓷器)盘一下! 他这才急忙回到店内,发现水已经涨到店门口了。

陈柳菎经营的是古玩陶瓷,店内多是一些大件的瓷器。看着店外的洪水,他明白将瓷器转移到他处已经不可能了。于是他索性将瓷器摆在地上,里面装满水,这样即使瓷器浸在水中,也能避免相互碰撞而损毁。忙完这些后,他又和妻子一起将锦盒以及小件摆上货架的最高层。这样一直忙到11点,他们才全部处理完。此时店内的水已经淹到了大腿。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陈柳菎也不敢在店内久留,他和爱人来到对面店面的二楼,他本想等洪水退去便赶紧回家。可是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的11点左右,他们还是被困在这里无法回去。

由于整夜没有睡觉,加上劳累和心急,当时的陈柳菎已是疲惫不堪。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独自在家的小孩。最终,陈柳菎还是和朋友用轮胎的内胆和木板做了个简易的小船。他们的妻子坐在上面,而陈柳菎则和朋友在水中游泳,推着前进。他们就这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陈柳菎说: 游累了,我们就抱着路旁的树休息一会,就这样游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回到家。

谁会想到涨这么大的水!

在陶瓷创意街采访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告诉: 陶阳新村里有个叫 平平窑 的作坊,这次损失很大,你们应该关注一下。

尽管对于洪水过后的场景已经有了充分地估计,但是当来到 平平窑 作坊的院子内时,洪水肆虐后的狼藉还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因洪水而破损的瓷器摆了一地,瓷坯在水的浸泡下化成了一堆堆的瓷土,以及窑炉等陶瓷设备上随处可见的淤泥。

谈起这次洪水,平平的父亲一直感叹到: 涨得太快了!谁会想到涨这么大的水 他告诉,当水涨到院子门口时,家人和赶来帮忙的亲戚、朋友一共八人便开始将画室和作坊里瓷坯的位置垫高,而他则负责将利坯机上的电机拆卸下来,以免进水。可是等他才拆下两台时,院子里的水已经没及脚踝了,而更为糟糕的是,他发现屋后的水正从楼梯口涌入,从大门流向院子。这意味着家中的一楼已经进水了。

平时常有一些外地的艺术家来这里画瓷器,他们画好的瓷坯自然是这里的重点 保护对象 。因此平平会将它们锁在一楼的房间里,此时里面正摆着不久前两位来自北京和山东画家的近70件瓷坯。当家人急忙打开房门时,里面的瓷坯早已因浸水而变形、倒塌。而此后,快速上涨的洪水让他们的努力失去了意义,画室里的瓷坯无一幸免,全部被水泡化了,而幸存下来的,多是一些摆放在架子最高处的小件坯胎。

面对,平平算起了自己的损失,瓷坯,白胎,以及为广西一位老板定做的几百套茶具半成品,还有被浸坏的窑炉及设备。这其中最让他难过的,就是那些艺术家们画的瓷坯。就在洪水退去的第二天,得到消息的艺术家便打来询问,在得知自己画的瓷坯全部损坏后,语气中自然多了几分责备。说到这里,平平带看了家里被浸坏的电视、冰箱等电器。他告诉: 我理解这些艺术家们的心情,毕竟花了很多心思去画。可是我也尽力了,当时为了抢救这些瓷坯,我连家里的电器都顾不上,可是谁又能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呢?

采访的最后,平平告诉,涨水的那天,窑里面还有一窑待烧的瓷器,水灌进窑里后,随之而来的倒窑发出巨大的 噼啪 声。他在二楼听着这声音,很无奈,也很难过。去年的时候,他借了不少钱才建成这个作坊。随着一年的努力,今有牛皮癣忌口足够的动力促进两国合作发展年的生意才刚有些起色,就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说受了这样的天灾,谁也没有办法,只有尽快将这些清理干净,早日让作坊运转起来,重新开始。

临汾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荨麻疹为什么反反复复
脚气灰指甲
云香祛风止痛酊禁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