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流年征文散文寻访旧时的足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25

邀上兄弟姐妹几个,前往锦江江畔,寻访那旧时的足迹。

由于生计,兄妹几人常年奔波于外乡,锦江江畔的记忆已成梦中的常客。记忆中的锦江,江水湍急,上面没有桥,要过江,须求助于渡船。那时的渡船很多,乌篷船、机帆船、小渔船等很是常见。小时去外婆家,渡船是我们必经的。

在固定的渡口,总有一条小乌篷船等候。渡船的主人是江边的渔民。黝黑发亮的脸庞,粗壮的胳膊,神采奕奕的眼神是他最具代表的特征。遇到太阳天抑或雨天,他会戴上那顶乌黑油亮的、有了点年纪的斗笠,吆喝一声“开船喽”!随着摇橹的起起落落,乌篷船便载着大哥们的急切、大妈们的慵懒和孩子们的欢笑向江心荡去。船桨划出的一道道波纹也轻快地奔向岸边,一次次撞击着岸边的鹅卵石。鹅卵石迎着温柔的浪花,亲昵地亲吻,拥抱。下了船,我是不急着离开的,我喜欢蹲下身去,痴痴地看着波纹,伸手抚摸浪花,听河床的回声,顺便,拾起几块奇形怪状的小石放入袋中。看母亲已经走得老远,才不舍地离开,飞跑着一路追去。

机帆船平日里不见,只有在赶集时,去到江边,满江都是从各个乡镇来赶集的机帆船。“突突突”的马达声,成了江面的主旋律。村民们带上自产的农产品:背篓里是菜,箩筐里是大米,竹笼里是鸡鸭,手里还牵着羊。相互交换着丰收的喜悦,迎着扑面的江风,时时地捧起清凉的江水洗一把脸。愉悦与期待早已装满了一船,向着集市前进。

江边的码头按作用划分,一字排开,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专门的柴码头,生意人将收来的柴火堆放着,可与楼房比高,放眼望去,分明还会见着打柴兄弟的汗水在柴堆中闪烁。也有些兄弟不愿意把柴卖给把价钱压得很低的生意人,一边站着,用斗笠扇着凉风,一边等待着零散的买主。见有买主,也不会迎上去,只会傻站着,像一个接受将军检阅的士兵,局促而不安。成交后,才会欣喜地挑上柴火,脚步轻快地跟着买主送回家去。

柴码头的旁边是家畜码头。小时候最喜欢跑到这里来看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犊和小猪崽。小牛犊像个不懂事的娃儿,这里看看,那里瞅瞅,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与迷茫,不时地嗅嗅地上的不明物,然后向着妈妈叫唤几声,像求问,又像是撒娇;小猪崽也甚是可爱,一窝窝,挤着,叫着,不时地将嘴供向妈妈的奶。奶不够吃,便抢着,边愤怒边尖叫。每每想着这些个未断奶的小猪崽就要离开自己的母亲,兄弟姐妹们也面临着分离,我便会投去同情的目光,边叹气边陪它们站上好一会儿。

到达,下船,交易,再买上自家所需物品,是不变的流程。回到船上,早已忘记了交易中的斤斤计较与曾经的面红耳赤,静静地坐着,抑或兴奋地交流着赶集的奇遇与感受。待装满一船的兴奋与满足,便到了回家的时刻。

太阳落山,江面恢复平静。落日的余晖将江面点缀成金色,流光溢彩。

夜晚的江面,安静祥和。伴着点点渔火,和着渔夫的鼾声,锦江沉沉睡去。经过一天的喧闹,累了。上空的萤火虫却不愿回家,与江中的鱼虾玩起了游戏。

现在的江面,已不甚宽阔。由于开发,已出现遍地的浅滩。一个个在江中兀自裸露着,寂寥而无助。只有几头水牛在浅滩上吃着草,懒懒地,不时地抬头看看过往的行人,仿佛诉说着自己的无辜。几处枯黄的芦苇孤独地立于卵石中,在寒风地劲吹下,歪了身子,低了头。

江面上已没有了渡船的身影,代替的是一座钢筋水泥铸成的桥。桥通了,江两岸的生活节奏明显快了许多,交通的进一步便利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只是,再也没有了结伴乘船赶集的场面。那浓浓的、原始的乡情,随着发展经济的大潮,消逝,远去,成为往年旧事,尘封在了记忆的深处。

踏着溜光的桥面,凭着记忆,一路找寻。

可,旧日足迹已模糊,新的足迹却在纷纷涌入:热闹替代了宁静,车的轰鸣替代了蛙的轻吟,油光的路面替代了绿色的田埂,高耸的楼宇替代了低矮的黑瓦青房。

心,一阵怅然。

江上,几只水鸟轻点水面,扑哧着翅膀,重又蹿向高空,飞去。

抬头间,目光随着水鸟的飞翔,眼里重又充满了希望与释然。

谁又能说不是呢?

旧对新,是历史,是沉淀;新对旧,是发展,是规律。

旧向新的发展,新对旧的替代,是必然。

唯有,用一颗坦然的心,微笑着去接受去面对吧。

共 16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让我们在遗失着很多东西,那些曾经留在记忆中的美好慢慢在视线中淡去。追随着作者寻找旧时足迹的笔触,一起欣赏江边那些美丽的景观,体味那浓浓的原始的乡情,心中感慨不已。但新旧更替是不可逆转的规律,我们可以做的只有微笑看待,淡然面对。作者以细腻的笔触描绘着江畔昔日的美丽,并以智慧的心去对待着这种变革,拟人手法的不断运用更增添了文字美妙的韵味。推荐赏阅。【:风逝】

1楼文友: 19:41: 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让我们在遗失着很多东西,那些曾经留在记忆中的美好慢慢在视线中淡去。追随着作者寻找旧时足迹的笔触,一起欣赏江边那些美丽的景观,体味那浓浓的原始的乡情,心中感慨不已。但新旧更替是不可逆转的规律,我们可以做的只有微笑看待,淡然面对。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1楼文友: 14:09:40 是啊,原始的乡情已然远去,浓浓淡淡中,只在心中默然相念。

问候风逝冬安。

2楼文友: 19:41:51 作者以细腻的笔触描绘着江畔昔日的美丽,并以智慧的心去对待着这种变革,拟人手法的不断运用更增添了文字美妙的韵味。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楼文友: 14:11:0 谢谢风逝的惠评,很喜欢你的文字。

脉络舒通价格

脉络舒通丸 哪里有卖

脉络舒通丸功效

生物谷灯盏花品质
微店卖家网页版
孩子流鼻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