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吾乃天命之子第六百五十六章歉疚錯無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12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百五十六章 歉疚错无悔

  “莉露……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有我不得不做的事……”夏言风紧紧的攒住了拳,他的内心充满的深深的歉疚

  当莉露醒来的时候看不见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不难想象,满心的期待,好不容易又换回的重逢,温热未散,却换来一出不告而别,夏言风真的就要这么狠心的抛下莉露离开吗

  

  就这么不辞而别,留给醒来的莉露不是期待,而是一无所有的空气,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对真心的残忍像莉露这样真心爱自己爱的死心塌地的善良女孩,对她如此,实在说不过去,也着实太过残酷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由不得任何人做出不违心的选择,这对一个单纯深爱着自己的女孩必是残忍的无疑可是夏言风留下来又能怎样他能说什么就算能说,他说得出口吗他忍心如此,明知忘不掉,明知斩不断这份牵挂,又何必再见面以伤心神

  这是莫大的伤害,对莉露的那颗故作坚强的琉璃心而言诚然是如此过家门而不入,夏言风不敢说自己有多么伟大,他也并没有想要拯救人类的心,他只是不容许有恶魔在人类的土地上撒野,把江山交给苏特伦至少比交给纯种恶魔要强,毕竟苏特伦是能够被自己驾驭的,而恶魔们则完全没得商量如果夏言风非要这么做,最受伤的还是莉露啊

  夏言风不可能不留恋,但美好的时光总是无比的短暂也许这样默默的离开反倒是一种最好的诠释吧身不由己是现实,夏言风只能接受莉露醒来之后,无法拥抱自己,会牵挂、会伤心,可那又能怎么样夏言风为什么要挂怀难道他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么

  “莉露……”夏言风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我真的……要如此狠心了吗……这份歉疚,我该如何弥补于你呢难道是命运作弄吗……但是,我已经错过了太多,我错过了甄薇,错过了水仙,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你了……莉露……”

  说是这么说,但如今的命运却由不得他来选择他想进去道别,但他做不到,突然之间又要出走,他怎么能跟一个爱自己爱到死去活来的女孩子直言这种事

  愧疚难免,但夏言风的心中更多的却是释然他对莉露的喜爱并不能形成羁绊,如果莉露在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他又该如何解释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解释分别,谁都不情愿,但万事皆无法十全十美,遗憾的,也不该总想着今后再去补全吧残缺的美丽,夏言风已经受够了,为何他就不能完美的占有一次,哪怕只是为了满足他的征服欲也无所谓,莉露是他的,他赢了,没人跟自己抢,也没有理由会离开他的身边,这样的机会,以后还能寻得到吗

  不可以留下来什么都不管的话……等等,他管了又能怎么样以他抵死不从的心态,祭出青钢剑是何其之难,简直是要他的命,而恶魔们说不定就是为了钓神器才来的,东北方面死伤再多也轮不到他管吧他对不起莉露,可为什么对不起现在就这么武断,为时尚早吧

  踟蹰再三的夏言风,心里想着,却还是不自觉的一路往前,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住所,走得越来越远了他心里清楚做什么才能对得起自己,哪怕愧对了莉露,他也毫无办法

  一觉醒来,莉露看不见自己,心即使不如血滴,那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吧夏言风选择了离开,莉露会怎么想既然已经选择了愧对,那就只能愧对下去,不知该怎么说,还不如沉默相对既然深爱,为何不能忍受分离两情若能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不论莉露会怎么想,夏言风都会这么做,此非绝情,对夏言风来讲,纵然心不如刀割,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夏言风终是不会回头的,他怎么忍心伤害一颗狂热迷恋自己的纯真之心离开是他的决意,即使错过,也不该怨天尤人平静下来,又不肯怀想万千,速速离去后不再多念

  念已绝,又何哀既然凡是都不得圆满,再痴迷也是没有意义的事已至此,得之是他幸,失之是他命,既已习惯忧伤,又何必再寻那些不能圆满的短暂欢愉夏言风现在早已没什么好感动悲伤的了,所谓幸福,在现实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肥皂泡,执著于眼前的欢快而乐不思蜀正是愚蠢的作为,若魔鬼不除,江山不握,身不由己,人若风中残叶,随风而摆,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落入尘俗间,不知何时便会如那些龙套甲乙丙丁一样,纵然万死,也没有人会记得吧

  无名小卒,没有强大的实力,只能接受悲哀莫说是恋爱,连饭都吃不上,还妄想这样或那样的需求吗姿色好的女人都去攀附强者了,谁还会来满足那些底层卑贱之人的需求强者可以三妻四妾,王者可以三宫六院,弱者呢弱者还敢奢望什么

  他夏言风固然不是弱者,但不真正的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消灭魔族,执掌江山,那么眼前纵有再多的幸福也如泡沫般把握不住,怎么也不可能长久,而所谓思念,就是弱不禁风的抽象之物既然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那他就应该考虑明天的一切,做长久的打算,而不是留恋今天的美好为了日后的壮大,绝不能贪图一时的安逸,比起当个任人宰割,扶之不起的刘阿斗,夏言风虽不愿当那个打第一枪的“出头鸟”,但也要做个能收取江山,能屈能伸的“德川家康”式的人物,哪怕距离梦想还很遥远,但感情终究只是他生活的调和剂罢了

  没错,正是如此,在夏言风看来,女人并不是祸水,被“红颜祸水”的都是没出息的愚人蠢夫,成大事者,红颜只是他们的调味剂或是工具,没有人会为了一剂调味品而祸了大事只是夏言风究竟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放不下的还是释怀的都不再重要了吗他对莉露的情感,就仅此而已了,还是莉露仅仅是水仙的替代品呢

  要释怀很容易,对夏言风而言自然是这样,他不会再因为任何事丧失理智,这是他对自己的承诺然而能够释怀,并不代表他能接受失败他不承认失败,也绝不容许自己失败无论是战争上的失败,权谋上的失败,还是感情上的失败,他都不能容忍

  脑袋想炸了也无用,事已至此,爱是空,情是空,手中之力才是真实他要成为赢家,也必须成为赢家,如果这天下的赢家只能有一个,那就不能怪他无情无义了莫说是要他放弃一时的幸福,就算是亲手杀掉最心爱的人,只要为此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让自己登上王座加冕,那又有什么不好做的为自己而活,还要恋人做什么

  夏言风目前断不是那样的人,但掩藏了真实的灵魂后,什么才算是真正的自己也许面具戴久了就卸不下来了吧从前如此,现在换了种方式,反倒是成了习惯后,替换了原来那个真实的自己不再多虑,往前看,试着吞下屈辱后改变自己,就像吕啸天掳走黑色惠之后令他彻底改变了一样,人会成长,心态也会改变,年少轻狂终是一去不返,也不值得留恋现在的自己回头过来看过去,权当是看笑话一样,过去的自己是多么愚蠢,真心难以想象

  谁能狠心抛弃幸福但强者之所以会胜利,就是因为他们能放得下,夏言风真的放下了吗这个问题,根本无需解答,什么甄薇,什么水仙,还有什么黑色惠,那些他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过啊可那又如何失去的想要夺回来,就要凭实力,不为别的,就用实力去证明他配这么做,他配得上夺取一切,包括恋人的心……他苦笑,也许所谓的“恋人”并不只有这些吧所谓只有自己才能打倒的宿敌,难道不也能看做是一种“恋人”么郭星大哥……也许还有那素未谋面的幕后黑手吧对,亲爱的宿敌,我会用实力证明我当得起你们的对手……只有当得了一生的死对头,才配得上“兄弟”和“恋人”之名呢……

  夏言风的拳头捏紧又松开,心神多余的不再是忐忑他所前往的地方是格洛拉城的骑兵营,这座营地设立在城西的广场,威武雄壮的战士一路森严的戒备,刀枪林立间,英气扑面而来,夏言风踏入其中,别有一番震慑感涌入心头,那整齐划一的士兵方阵,还有同样是整齐划一的战马队列,都给人以训练有素之感,比之袁氏仲国的军营要威武严整得多自是不用说

  “夏先生……”骑兵营的都尉名叫卡尔瓦帕奇,他认得夏言风,却也深知夏言风回归格洛拉一事不得声张,便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小声却不失气势的问道,“您来此处,有何贵干啊”

  卡尔瓦帕奇之言,并没有低人一头的感觉夏言风是被苏特伦会长赐予特权的领袖人员,骑兵营的兵马,他是有权力随意调动的,卡尔瓦帕奇本人连带着他的部下都不得不听从夏言风的使唤,但卡尔瓦帕奇本人却不是机械,再怎么他也是有脑子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从万千军人中脱颖而出,被苏特伦看中,并将之选拔为都尉

  “从格洛拉城出发,前往距离森库拉山脉以南的最东北方向,也就是人魔两界的交界处,凭骑兵营的速度,日夜兼程,需要多少时间呢”夏言风环顾着营内的士卒,正色而问

  卡尔瓦帕奇愣了一愣,旋即便道:“这……夏先生,您别开玩笑了,从西南直奔东北,等于是要跋山涉水,绕半圈地图啊日夜兼程,就是人不累,战马也吃不消呢”

  “哪来这么多废话”夏言风怒眉一挑,“卡尔瓦帕奇,我就问你需要多长时间,要不要去,轮不到你来定夺”

  “是……是……”卡尔瓦帕奇必当要惟命是从,“就算日夜不停,以骑兵最快的速度,超捷径怕也没个十天半月到不了吧”

  “十天半月这只是保守估计吧”夏言风笑了起来,“哼哼,我也知道呢,以图兰诺伊城为界限,从格洛拉城出发,往返最少也得一个月多七八天,以人力来算,想要往返如此遥远的路程,其间还要走过不少的山路,不借助外力,并考虑进路上休息之类的因素,两个月都未必能往返一圈所以嘛,我还真是来错地方了呢……”

嘉峪关治疗精囊囊肿医院
鸡西治疗卵巢炎费用
青海治疗精囊炎费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