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三曲異世第一百四十五章問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13

  三曲异世 第一百四十五章 问题

  回到营地检视了防御之后,鬼丑这才来到了营地中央,大个子在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汇报过,丘泽的人已经到了,就等着鬼丑的召见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鬼丑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今天所经历的生死不快,便在这一笑间化作虚无,鬼丑有自己的帐篷,他就在那里召见了那个被丘泽派过来的人

  这个人鬼丑倒是见过,在众多后加入的奴隶中,鬼丑跟他有过几面之缘,鬼丑随意的打量着这个奴隶,现他的腰板要比以前挺了不少,看来心态转变的还算成功,暗自点头之后就让这个士兵说明了来意

  果然,丘泽在鬼丑离开之后就展开了行动,而且凭借他的经验轻松得手之后,又全身而退,“大人,这是丘泽城主大人让我转交给您的十五枚金币,丘泽城主大人说这五个金币是明年上半年的税收,请大人能认可”

  鬼丑接过,却是笑着问道:“你们家大人一共偷了多少金币

  ,你知道吗”

  “这个……大人,城主大人说获得了不少,但具体是多少,小人并不清楚,不过,应该很多,恩,很多”虽然这个士兵的心态已经转变,但是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奴隶的心理烙印,听到鬼丑问话,这个士兵的回答就有些局促,但好在他还是将话全都说了出来

  “这件事你回去告诉丘泽,军鞭三,剩下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这多出来的金币你拿回去给丘泽,另外,这种东西你认识吗”

  鬼丑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件通体土黄色的东西问道

  “这是……角苜草,很平常的一种野草,大人怎么突然这么问,不过这草的颜色有点怪,平常都是略微泛黄,但是这个却是这个土黄色的颜色,如果不是小人熟悉这野草的形状,恐怕也会看差”鬼丑将那株野草递给这个奴隶士兵,仔细查看之后,最终确定,这草就是一种非常平常的野草

  鬼丑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便让他回去了,能从第十亲卫军团里跟鬼丑出来的都是精英,要么头脑好用,要么武力群,丘泽是后者没错,但他的思维方式却跟第十亲卫军团是一样的,所以鬼丑略一提点,丘泽就明白怎么去做,对于他是否能管理好这个小城,鬼丑倒是不太在意,跟自己的整个行省相比,那个小城,还是有些微不足道,对于丘泽,他也比较放心

  就算是他真的捅了篓子,自己也会尽可能的护着

  说起来,自己从圣都出到弯月行省的边缘,不过用了几天的时间,但是他从弯月行省的边缘逗留了这么久,想来自己到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行省才对,鬼丑的队伍走的很慢,杀贵族,招安土匪,现在又来到这个禁咒废墟,十一在前面开路,看来效果并不是很明显,帝国的通告应该早就下过了,鬼丑可是看着信使从自己的眼皮子下过去的,只不过信使并没有看到他和他所率领的队伍而已

  “看来,这弯月行省不但人少,这人心,也不怎么样”自言自语之后鬼丑想起大个子跟自己说的那些神殿小队的事情,既然科瑞已经回来,就直接放开他们就好,相信科瑞已经见识到了自己的厉害,要走要留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隐患存在

  科瑞身受重伤回来,鬼丑将他交给了队伍中会治愈术的人,伤势虽然严重,但还算稳定,处理的及时,科瑞性命无忧,自己更关心的是那个在禁咒废墟里出来的人,但是他所受的伤要比科瑞重,这个人的体力透支,身体被重创,失血过多,而且这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就算是在昏迷中,他似乎也能感应到有人靠近,身体总是会出现一种不正常的挣扎,也就是因为这种挣扎,才是导致他最终伤势不断恶化的基本原因,但是他终究是人力有限,所以最终还是在众人的强力按捺下昏睡了过去

  “你觉得,他是不是一个圣级强者”鬼丑抱着膀子问道旁边的银月,“能从禁咒中存活下来,在我看到他之后,他又能用那么快的度赶过来,考虑到……他在禁咒中存活了这么长时间,那种强度的攻击,我不得不说他可能是圣级强者,但是在神级强者中,他应该没有敌手,而且……”银月顿了顿之后才说道:“就算是圣者,我觉得凭借他的身体强度,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鬼丑点了点头,他已经把这个人放在了圣级强者的高度,银月说出这样的话,评价很是中肯,不过,看到这个人,鬼丑想到的却是更多

  “你陪我出来一下,帮我捋顺一下思路吗,最近事情比较多,可能需要你的帮助”鬼丑扶着额头,语气有些索然的说道,银月脸上吃惊一闪而逝,但紧接着又是一喜,当他看到鬼丑走出帐篷的时候,却是掩饰不住的忧色

  走出帐篷,鬼丑一个人站在营地之中,看着天上的双月,似乎在想怎么什么,银月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有些打趣的说道:“怎么,你也有想不通事情的时候”

  鬼丑回过头,却是直接将面具摘下,银月一愣,不知道为什么鬼丑会突然会卸下面具,不由愣了一下后说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林的脸已经开始开始慢慢愈合,虽然皮肤还依然有着火焰烧灼的痕迹,可是他的五官却已经开始恢复正常,至少银月能看出,鬼丑的眉毛都已经有了新茬,银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后说道:“没想到你的容貌居然还能自己长回来啊”

  林有些没好气的问道:“我的容貌你不用评论,我找你想说说有关我的事情”

  “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行省”

  “我自己我想说的是我最近遇到的这些事情,我需要有人帮我梳理一下,说起来你说的也没错,我的身体应该是有些问题,从禁咒废墟出来之后,这种感觉就越的强烈,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不了太多的事情”

  银月点头同意,因为林说的确实没错,之前银月的试探,差点被林吸了大半的精神力,可是结果却带来了鬼丑的一丝清明,当时能看出来的除了银月知道,其实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卡勒,但他只是跟银月说过,让银月照看他,现在林自己也现了不对,但银月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现在我的行省中,匪患问题我觉得解决起来很容易,天灾嘛,嘶……天灾的问题也能有些头绪,但是这个贵族,到现在我都没有一个好的办法,他们不来,我也不想去,但是他们却带着弯月行省最大经济份额,这是我最为忌惮的,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林长叹了一口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恼的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解决好自身的问题,如果没有……”

  “自身确实,想要抓住他们的小辫子很容易,但我们自身也需要提高,你觉得……”林又说了很多话,但是银月的脸色却已经变得非常难看,因为林居然没有丝毫听进她的话

  林又或者是鬼丑,他的精神绝对出了大问题

  看着林在那里喋喋不休,旁若无人的说着自己的困惑,银月突然扶住林的肩膀,将自己的额头轻轻的贴在了林的头上,一股清流很快就顺着两个人的额头传递到了林脑中,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种无法抗拒的吸力,林眼神中越狂热的神色渐渐趋于平缓,可是银月的脸上却已经冷汗直冒,神色痛苦的银月却是痛哼一声,强忍着没有撒开,任凭自己的精神力被鬼丑头脑中那神秘的漩涡所吸取

  “你快放开我”眼神中已经有了清醒的林用力的推着银月,但是他从狂热状态转化到平静状态所浪费的精力让他根本就没有力气,银月的脸上痛苦的神色越强烈,林突然大吼一声,旁边的士兵终于有所反应的冲了过来,却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居然没有人敢上前

  “把银月拉开快点”林的面具从他的胸口掉了出来,反应过来的士兵立刻冲了上去,但是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当士兵将手放在银月的肩上时,一股吸力却将最先冲上来的士兵也牢牢吸住,还没等这个士兵反应过来,却是闷哼一声,双眼迸出鲜血,居然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随后冲上来的士兵也步了这个士兵的后尘,这诡异的一幕让周围的士兵忍不住停下身形,不知所措的看着队伍的领头人

  在旁边看着不妙的大个子突然将手伸到身边的帐篷里,刺啦的一声,将帐篷一把撕开,然后收一抖,一根布绳就从两个人身下穿过,另外一个第十亲卫军团的士兵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捡起绳子,和大个子对视一眼之后,两个人合力向林的身后拉去,但那布绳绷直却都没有将林和银月拉开丝毫,而这个时候银月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甚至开始翻起来白眼

  见事情不妙,剩余的士兵都赶忙搭手,一时间居然有五六个人冲了上去,终于众人齐齐力算是将林拉开,而银月白眼一翻,立刻昏死了过去

  “叫牧师过来”林将面具带上,然后开始招呼众人,但当他扶住面具时,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在说话,语气就变得开始平淡,周围的士兵心急救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而就在鬼丑准备救人的同一时刻,卡勒的府上突然落下一道人影

沧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滨州好的性病医院
德州治疗妇科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